您现在的位置是:SEO博客 > 资讯刊 > 正文资讯刊

互联网巨头们为何热衷「放卫星」?

刘小虎2019-04-13【资讯刊】131人已围观

概括 亚马逊、Facebook、阿里巴巴、连尚网络等互联网公司的太空之战 如果说2018年是「商业火箭发射元年」,那么2019年各巨头相继宣布发射卫星组网计划,让这一年看起来是互联网公司的「太空之战元年」。 这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亚马逊近日宣布的「柯伊伯计划」

亚马逊、Facebook、阿里巴巴、连尚网络等互联网公司的“太空之战”
如果说2018年是「商业火箭发射元年」,那么2019年各巨头相继宣布发射卫星组网计划,让这一年看起来是互联网公司的「太空之战元年」。
这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亚马逊近日宣布的「柯伊伯计划」(ProjectKuiper),该计划发射3236颗低地球轨道卫星,为世界各地没有接入互联网服务和网络延迟的区域提供高速宽带网络服务。
 
如今除了亚马逊外,国外还有不少互联网企业开始探索构建卫星互联网。谷歌在2015年投资美国太空技术探索公司(SpaceX)的「星链」(Starlink)计划——发射4000多颗低轨道卫星组成通信网络,让WiFi信号覆盖全球每一个角落。Facebook从2016年就开始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申请发射和运营低地球轨道卫星,并计划在2019年发射自己的互联网卫星「雅典娜」(Athena)。
 
不甘落后的国内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涌入卫星领域。2014年,百度CEO李彦宏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曾递交过一份提案,希望政府鼓励民营企业进入航天领域;360公司投资了旧金山的立方体卫星公司Spire;2018年,WiFi万能钥匙母公司连尚网络也公布了卫星发射「连尚蜂群」计划,预计在2026年为全球提供免费卫星网络。阿里在双11前发射了「糖果罐号」迷你空间站和「天猫国际号」通讯卫星,其主要功能就是在双11期间,将通信讯号快速覆盖全球。
 
互联网巨头们为何热衷「放卫星」?
 
与那些雄心勃勃发射成百上千颗卫星组网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很多发展速度较快的独角兽公司则走的是另一条路线。2018年,斗鱼冠名的「666星」、小米旗下华米的「华米星」和猫王冠名的卫星都由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运送升空,这些企业刚刚开始探索卫星与自身业务的结合,更多是一场营销大于实际意义的走秀。
 
而亚马逊、Facebook、阿里巴巴、连尚网络等公司纷纷重金进军商业卫星领域,互联网巨头们为何要掀起这场「太空之战」?
 
争抢建设全球免费网络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各种应用蓬勃发展,移动互联网已成为生活必需,一个经济适用、服务「无死角」的互联网是市场所需。但现有网络服务还存在各种不足,据联合国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近40亿人享受不到高质量的互联网宽带服务。截至2018年6月,中国的非网民还有5.88亿。为这些用户提供高速、便捷的网络服务,将是一场商业价值深远的「下沉运动」。
 
除了最重要的商业价值推动外,两个因素促使建设卫星互联网成为可行。首先是相较于地基和传统的中高轨卫星,微型中低轨卫星互联网具有覆盖广、低时延、可靠性高等特点,正成为被看好的新一代卫星通讯的模式。而卫星小型化、「立方星」技术的成熟大大降低了造星成本,从过去的数亿元降到今天的千百万量级。
 
另外是火箭运载能力提高,使得一箭多星成为可能。华米科技冠名小卫星「华米星」就是一箭十二星的发射模式,因此发射成本相对降低。同时,SpaceX、零壹空间等国内外商业火箭公司的发展,大幅缩减了卫星发射成本。再加上中国「军民融合」政策对民营航天企业的支持,这些都为互联网企业进入卫星领域提供了可能性。面临人口红利消退的互联网企业,自然不会放弃卫星互联网可能带来的业务增长极。
 
具体看国内外两家主要卫星互联网公司的计划,亚马逊的计划规模更为庞大,连尚网络则更加务实。亚马逊的「柯伊伯项目」计划在三个不同高度投放3236颗卫星,提供从北纬56度到南纬56度的互联网服务,这将覆盖地球95%的人口。做出了免费应用WiFi万能钥匙的连尚网络,计划建造「连尚蜂群星座系统」,该系统将由272颗混合轨道卫星组成,72颗骨干星在距离地面1000公里的地方实现对整个地表的全覆盖;200颗节点卫星给用户提供连接服务。按照计划表,2020年连尚网络将完成星座系统第一批10颗卫星的发射,将初步具备服务全球的连接能力。
 
互联网巨头们为何热衷「放卫星」?
 
当然国内也有一家公司并没有公布发射卫星互联网计划,但是却时刻瞄准亚马逊的「柯伊伯计划」,这家公司就是国际通信巨头华为。在ITU-T网络2030焦点组会议上,华为就曾对通过发射低轨道卫星建设天地一体化网络的6G场景进行过详细分析。在全球首个6G峰会上,也有人提出通过发射小型低轨道卫星实现覆盖全球6G通信的设想,更大公司都在关注如何提供更好的网络服务。
 
互联网巨头们为何热衷「放卫星」?
 
互联网企业如何通过卫星互联网赚钱
 
从市场规模看,卫星互联网市场本身的预期已经相当可观,预计全球卫星互联网市场营收在2024年将增至220亿美元,2029年将增至410亿美元。
 
同时卫星发射组网的成本降低,促使自带流量、用户、应用场景的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依靠免费打开市场、依靠增值服务实现盈利,是互联网公司准备尝试的一条商业路径。风险资产管理公司SpaceAngels的首席执行官ChadAnderson表示:「我们一直都知道,全世界有很大一部分人没有办法上网,所以将这些人与全球商业经济相联系是有很大价值的。」
这也是互联网公司与单纯卫星公司之间的商业模式不同之处。孙正义投资的OneWeb就发射了12颗卫星,为太平洋地区的群岛提供网络服务,其客户包括旅游航线、石油公司等等。在2016年,OneWeb就靠这项服务收益近亿美元。
 
互联网巨头们为何热衷「放卫星」?
 
互联网公司的卫星计划则是通过卫星上网的费用只会占很小的一部分,未来大数据处理、数据分析、产业应用、国民应用这些累计起来非常可观。连尚网络轮值总裁王小书就曾表示,在商业模式上,将围绕后向运营挖掘增值空间,比如为企业提供高级的定制服务等等。
亚马逊的卫星互联网计划正是计划与其云服务联系起来。亚马逊去年发布的AWSGroundStation是一项新的云服务,由12个地面站组成全球网络,为在轨卫星之间的数据传输提供连接点,还可从卫星直接下载数据到AWS全球基础设施区域,为客户提供数据存储、分析等服务。方舟投资分析师SamKorus表示:「亚马逊的利润动机是那40亿新用户,如果全球人都能上网,那么电商、云端、互联网服务和亚马逊的其他业务的市场至少要翻倍。」
 
如果说亚马逊是为了增收,连尚网络发射卫星则事关未来存亡。连尚网络主营业务是利用WiFi万能钥匙提供免费上网服务,即将到来的5G将会给其业务带来颠覆性的冲击,因此布局卫星互联网是它破局的关键。建设全球免费的卫星互联网,是WiFi万能钥匙不再恐惧被5G、6G淘汰的关键。
 
前方道路仍艰难
 
建设卫星互联网需要巨额的基础设施投入,这对企业的融资能力和运作能力都是巨大的挑战。上世纪90年代,摩托罗拉推出的「铱星计划」是人类首个大型低轨星座通信计划,但由于技术、成本、市场等多方面原因,艰难运营的铱星公司在一年内终结于破产。铱星同时期的竞争对手,全球星、轨道通信也因卫星通信计划相继宣告破产。
 
互联网巨头们为何热衷「放卫星」?
 
对于互联网企业建卫星互联网,也有不少人提出质疑,花费不菲的火箭卫星事业,门槛真的已经低到互联网公司可以承担了吗?卫星互联网计划的维护和商业化,已经是非科班出身的互联网公司可以运营的了吗?
 
从发射成本角度看,据连尚网络卫星团队首席科学家安洋曾对外表示:小卫星的研发和发射成本约在200万-300万人民币,大卫星的成本在2000万-3000万人民币,算下来约20亿。此外还包括地面的测控站点、运控等约占总成本的20%,总体下来成本约30亿人民币。
 
30亿元对市值达9000亿美元的亚马逊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预计年营收在15-20亿元的连尚网络来说,显然会吃掉未来几年的资金运作空间。因此王小书针对这一项目,后续将考虑引入外部资金。
 
但商业航天领域对很多投资者来说相对陌生,虽然卫星研发公司商业航天公司天仪研究院,在去年获得了君联资本、险峰长青、经纬创投、电科星河的投资;国内卫星创业公司九天微星获得了天奇创投、君紫资本的投资。但投资人群体对国内的卫星项目依旧比较谨慎,多处于观望中。如何吸引资本是连尚网络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截至目前,全球已有20多家企业有大型低轨卫星通信计划,大部分星座计划均包含数百颗卫星。要做通信就要有频谱,而频谱有限先到先得,所以频谱争夺会相当激烈。
 
互联网巨头们为何热衷「放卫星」?
 
此外,企业还要考虑卫星回收问题,以防止地球周围的空间充满危险的太空垃圾。从卫星退役时间表来看,大型设备寿命是五年,小的设备寿命是两到三年。根据国际公约,2000公里以下的卫星寿命到期15年内返回到大气层烧毁。
 
卫星领域是一个链条很长的大产业集群,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几代航天人的开拓与积累。从现在各方面的条件来看,互联网企业想要通过卫星来实现业务助力,道路艰难。
 
分享:
 

站点信息

  • 管理员刘小虎
  • 服务器:百度云
  • 博客域名:www.liu2000.com
  • 网站地图XML地图
  • 站长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站长